新闻资讯

当代武林人物志:《意拳传人杨振杰》第六章 京城精进

发布时间:2021年07月20日 作者:admin1212

北京是意拳的大本营。王芗斋的徒弟,也就是杨绍庚的师兄弟们大多在北京居住。

新中国成立后数年,取消了武术对抗比赛项目。武林高手们都不再公开传授实战技术,转为辅导养生术。意拳前辈创始人王芗斋和他的弟子们,文化素养高,对时局发展有判断能力,在新中国成立后,一概不再教授实战,均转向公益性质的武术养生教学。改革开放后,意拳精英们再出江湖,同各路武林人士涌入到重振中国功夫的洪流之中。

1985年下半年的一天下午,杨振杰练功结束,杨绍庚对他说:“小杰,跟我去北京一趟吧!”杨振杰也不问啥事,回答:“好!”回去后,按照约定的时间、车次,在北京留住的时间,向厂里请了假。路上,杨绍庚说:“这次去北京,带你去见见几个老师。”其他也没有多说。



第二天早上,到了北京,杨绍庚对他说:“小杰,你先去姚宗勋家看看。他不在了,他的儿子姚承光、姚承荣,现在挑头教意拳,学生不少,你去转转……”杨振杰说:“好!”两人分手,各奔去处。

姚宗勋是传承王芗斋意拳衣钵的弟子。生于1917年,1985年1月因病逝世。他有两个儿子,是双胞胎。老大姚承光、老二姚承荣,自幼跟父亲练武,这时弟兄俩已经闻名全国武术界。

杨振杰置办了一份礼品,乘车前往,当天下午三四点钟到了姚承荣家。进了大门,到了院子里,见姚承荣正在指导一拨弟子训练。杨振杰上前问了一声:“师兄好”,姚承荣搭一声:“你来了!好、好……”转脸指住一个身高体壮的小伙子:“你来,跟他打一打!”

杨振杰把礼品放在一边,接过递上来的拳套戴好,姚承荣说了一声:“开始吧!”对方应声扑了上来,一记直拳朝杨振杰面门打来。杨振杰也是应声出拳,同时头部惊闪,就在对方拳头与他的脸部欲接未触之际,他的拳头已经重重地砸在对方的脸上,对方“噗通”一声半躺半坐在地上,吃惊地仰望着杨振杰,一副莫名其妙的表情。

姚承荣又发令:“起来!再来!”那个小伙子一抖身站起,仍然如前挥拳扑了上去,杨振杰也仍然如前,惊闪、挥拳,仍然是快了那么一点点儿时间击中了对方,对方又躺坐在地上。见状,姚承荣面露喜色,说道:“小杰,好啊!”说罢,现场就针对两人交手的情况评点,后又进行示范。晚上,留杨振杰在家晚餐,给与了诸多指点。

回到洛阳过了一段时间,杨绍庚又把杨振杰带到北京,拜访意拳大师薄家聪。薄家聪是姚宗勋的得意弟子之一,当时任北京陶然亭体校校长兼任拳击散打队总指导。杨绍庚这次就是为了把杨振杰介绍给薄家聪接受正规训练而去的北京。

薄家聪,天津市人,1943年生,自幼习武,1965年毕业于北京体育学院,继姚宗勋之后担任北京市意拳研究会的第二任会长。按照辈分,杨绍庚是薄家聪师叔。薄家聪在意拳界有“儒将”之称,他注重现代搏击与传统武术特别是意拳相结合,追求实战效果、比赛成绩。

薄家聪对杨绍庚非常尊重,他相信杨绍庚专门推荐来的杨振杰是有培养前途的,毫不犹豫就把杨振杰安排到拳击散打搏击队,与其他队员同等待遇,还给杨振杰安排食宿。训练按照"从严、从难、从实战出发、大运动量训练"的“三从一大”方法。杨振杰在这里接受了40来天的正规训练,在速度、耐力、灵敏度、柔韧性、抗击打、身法、步伐、打法等专项素质得到了全面提高。期间对抗训练频繁,薄家聪特意安排杨振杰进行了两次对打。

杨振杰所在的专业队一共12个队员,都是接受了薄家聪意拳训练的。同杨振杰交手的,一个是重量级队员,曾经在全国大赛中获得过第二名;另一个是中量级队员和杨振杰在一个级别,特点是反应非常灵敏。对打训练时,除了不计分,其他按正规比赛要求进行。杨振杰打得非常顺手,感觉良好。这两场对抗训练,打得很激烈。打的过程中,薄家聪多次大喊:“看!这就是意拳!这就是意拳!”

经过一个来月的训练,薄家聪对杨振杰未来的发展显露出了信心。不料,因为感冒严重,杨振杰不能参加训练,也担心传染给其他队友,无奈之下,杨振杰只好离队回到洛阳。薄家聪非常惋惜,专门给杨振杰写信,给予热情鼓励、指导,其中特别指出:“如果你能争取到一个正规化、系统化、集体化的专业队伍去训练,全国63.5公斤冠军,非你莫属。”

当时,杨振杰如果病好后再回北京训练也不是大问题。而当时,从地方到国家,都没有“吃皇粮”的武术专业队伍。政府部门安排专业人员——如薄家聪这类公务人员,对武术尖子免费进行培训、指导,其他费用则由运动员自理。杨振杰远道而去,被薄家聪接纳并且提供住宿,在他那个队里是独一无二的。即使得了全国冠军,还是要回到原处过日子。杨振杰家里也不具备长时间为他提供用度的条件。杨振杰在国有大企业工作,丢了“铁饭碗”也实在可惜。更何况,企业提供条件安排他全脱产进修大专学历,也是改变他的生活轨迹很好的机会。

病好后,杨振杰到洛阳市体委多方打听,得知洛阳乃至省会郑州都没有“正规化、系统化、集体化的专业队伍”,连有正规名号的散打、拳击队的组织也没有。杨振杰只好把“饭碗”的事作为第一要务。

之后,他又到北京多次,拜见高人求指点。一次,杨绍庚带着杨振杰到北京,联系姚宗勋弟子、国家体育总局武术运动管理中心社会部副主任刘普雷,说:“我带了个徒弟来了,你带几个人过来打打”。刘普雷到了后,说:“临时找不来合适的人。”就现场带着杨振杰讲了推手,进行了站桩演示。后来,刘普雷专程到洛阳公务考察将近一周,杨振杰陪同左右,听刘普雷讲了意拳历史、人物故事和武术发展趋势。



白金甲是姚宗勋的高徒之一,拳学造诣深厚。一次,杨绍庚带着杨振杰、梁贵斌去北京到白金甲家里交流。沏上茶后,杨绍庚对白金甲说:“你给他俩说点儿东西。”

白金甲个子不高,面相憨厚,讲起话来很柔和:“什么是松?什么是紧?”然后分别和他俩搭手讲解,让他俩体会。之后,杨绍庚就和白金甲搭上手推了起来。期间,杨振杰、梁贵斌突然发现,杨绍庚的身体好像比平常胀大了一倍,显得格外粗壮,而白金甲一下子显得瘦小了许多!两人分开后,又恢复到平常模样。杨振杰、梁贵斌大吃一惊。

过后,杨振杰对杨绍庚提起他身体突然胀大的情形,问:“老师,那是怎么回事啊?”杨绍庚不紧不慢地说:“当时不是正在给你俩讲松紧吗?那个状态,就是介乎于松紧的临界状态。白金甲功夫非常全面,只因我是他的师叔,他尊重我,才没有展示出来。”意拳训练最根本的问题是松紧掌握的问题,速度、耐力、柔韧、反应等都是松紧度的具体体现。这次北京之行,使杨振杰对意拳训练中松紧问题的认识有了质的飞跃。

王玉芳是意拳创始人王芗斋先生次女,自幼随父学习意拳。她是意拳第二代传人中,唯一精通技击的女性,被师兄弟称之为“假小子”。当年,师兄弟们到她家练拳,卜恩溥、姚宗勋年长,对她多有指导。年龄相近的师兄弟,跟她交起手来,都是真打实干,她经常被打得鼻青脸肿。她则越打越勇,拳也越打越精,喜欢出去跟人比武,也打出了名声。

有一年,杨振杰和师兄梁贵斌专程去王玉芳家学艺。王玉芳一看两个洛阳后生专程拜见,十分高兴,从年轻时练武趣事到练拳心得无所不谈。后让杨振杰和梁贵斌推手,她在一旁进行指导,说着说着,自己亲自搭手示范。

王玉芳当时70多岁,高挑个子,清癯白净,话语平和,十指纤细。杨振杰说:“跟王玉芳师姑搭上手后,顿时如一根钢钎搭在了臂上,她微微一动,我两只脚跟就被拔了起来,明显处于失重状态……”梁贵斌再试,也是如此。

杨振杰、梁贵斌十分吃惊:“师姑,这是咋回事儿啊?”王玉芳说:“一接触,是要有指力的。要知道力要往哪个方向去,往哪个方向运用劲儿……”又专门讲了“松”“懈”和“僵”“紧”的问题。讲解前,杨振杰提出录像供学习备用,王玉芳爽朗地说:“可以啊!录吧!”临走,王玉芳还送给杨振杰、梁贵斌每人6盒自己讲学的录像资料。王玉芳高超的武功和虚怀若谷的德修,给杨振杰留下了难忘的记忆。